商务合作定制紫陶入驻名人堂投稿

浪鬼柴烧有收藏价值吗

发布者:阁主   阅读量:   发布时间:2020-08-25 21:24

浪鬼做的陶器,风格摆在那里,如自身带有符号标识,一看就是他做的东西。就连他设计的他家柴窑的三个烟囱,也认得出出自浪鬼之手,造型颇像艺术品,让人联想到罗旭的雕塑。

肖春魁

浪鬼的制陶工坊很大,有好几个柴窑,楼上楼下的工作间,陈列室,很齐全。在他二哥的带领下,我们来到坡下面的一座窑前面。炉膛泛着红光,一位烧窑人守在窑口,窑工往炉膛观察和添柴的时候,看见他穿着的TV衫印着着浪鬼的字样。旁边的桌子前,浪鬼拿着一件紫色的陶器打理着,他说:他的哪一座窑烧窑,他就搬到旁边工作,守着烧窑。

窑前面支着一张小茶桌,很老的木头,似风水蚀透了的渔船船帮,茶桌的四支脚向外排着,随意,舒展。浪鬼的用具也像他做的那些不拘一格的陶品。

浪迹有痕

想问问你的艺名,浪鬼?如果说先入为主导致产生的念头,浪,让人想到无边形骸,夸张。鬼,鬼魅,诡异,充满了神秘和魅力。肖春魁笑了,他说。没有特别的意义,我的名字里就有一个鬼字。

浪鬼是个斯斯文文的小伙子,语速比一般红河州的人慢,但是也同样充满音律感,他说:我是1996年开始做陶的,当时马成林师傅还在老厂里。“老厂”是建水人喊的,就是建水县工艺美术陶厂。老厂对于那个年代的孩子并不陌生,浪鬼说,老厂充满了他年少时的记忆。他读书时或毕业后,都爱跑去老厂玩。我认为,玩,也是在打基础,兴趣因玩而生,有的事业从玩开始。

1997年,马成林师傅约着开了一个工作室,我们辛苦的做了一年,烧了一年,但是一件东西都没有卖出去,单是玩了。浪鬼说这话时带着风趣,但是当年不知道有多么艰难。96年是建水紫陶的低谷期,97年也没有回暖的走向。那你们一年做了许多物件,留下来了吗?“那块场地是租的,租期一到,我们净身走人,一件东西都没有带出来。”尝试过了,打拼过了,后来的路怎么走?浪鬼说,那时候老厂的效益不行,但好在运转着,我就住在厂里。一个五十年代建立的工厂,受前辈向福功,何炎华的传承,有当代的四大元老,有各个工序都做了几十年的老工人。在这里真的是样样资源都有,我就在这里学习做东西。一开始做的壶和花器,没有哪样目的,只是喜欢。周末假期都在厂里,想做的东西都可以做,只是烧的技术不成熟,烧了一年都没有合格的产品。但是,在泥与火中,慢慢积淀。

符号标识

2009年,是浪鬼事业的一个拐点,他决定离开马成林工作室,自己出来做。临行前马师傅给了他一个马成林的印章,也就是徒弟做的东西可以盖他的印章,让单飞的徒弟创业的初始阶段有口饭吃。马成林师傅的名气是很大的,是盖他的印章还是縱整(建水话怎么办)?想了很多,浪鬼决定还是盖单个的(自己的),他给自己的工作室想了个名字,为自己刻了个印章。

从事做陶行业,浪鬼觉得,不管做个哪样东西,一定要有符号性,如,画风就是画家的符号,陶艺家也应该有自己的符号,他决定改变一些东西,寻找自己的语言。做花器和茶壶茶杯,浪鬼设计了仿生系列:仿荷、仿梅、仿竹、仿树桩。任何创新都要经历分娩的阵痛,这样怪异的东西,没有阴刻阳填,称为造型艺术。从民间到上面,好多人都不认可,就连陶韵文化的老总邓孝维一开始都不敢卖。在建水陶的制作历史上,没有我的这种表现手法。我没有按部就班,打破了既定的框框,这是建水陶吗,给是宜兴陶,还是别的陶?从2009年到2010年,整整两年,我的东西都没有被接受。没有家,不被建水接受,没有归属感,是否命运注定了浪在外?浪鬼这个名字是在无意间取出来的。

世间有一枝红杏出墙来的偶然,有墙内开花墙外香的突然,熬了两年,外面有人认可了浪鬼的作品。他做了玄武系列,仿生系列,从传说中的东西做到了抽象派的东西,然后又在琢磨着柴烧。

在昆明自得其所会所里,曾经开过浪鬼作品鉴赏讨论会,浪鬼柴烧的显夸张的柴烧杯一排的摆在桌子上,会所主人王玫梅和外地的一位大学老师,两人同时点评,对其风格,美感,作品表达,两人你问我答,丝丝入扣妙语连珠。在座的大多是年轻人特感兴趣。在昆明紫云青鸟举办过中国、日本、韩国柴烧作品联展,其中就有浪鬼的代表作品参展。

从2001年底迈过,浪鬼的作品被市场逐渐接受了,而且一看就知道是浪鬼做的。他带有符号性的器皿如他所愿,细就细都极致,粗就粗到无边。他说:每一个年龄阶段都有不同的审美观,随着年龄的增长,他又在考虑着另辟新径。

 

绿色建陶

在具有文化气氛的古城中,在拥有五彩山的地域里,紫陶大师因土而应运而生。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哪,挖土的,制泥的,卖柴的,做陶的,跑运输的,开店铺的,因陶而忙碌着。陶是圆点,各种营生是外延,形成了今天熙熙攘攘的名城建水。这出名的建水陶,我们实际上用着多少?当然,汽锅、茶壶、茶杯用的较为普遍,其他呢?浪鬼说:当我们在饭桌上,端起碗,举起酒杯的时候,我们说的话题是建水陶,用词最多的也是建水陶。可是我们留心看看,我们用的杯碗盘碟,几乎全是用的外地的瓷和陶器,建水人自己都不能用上自己的陶器,又如何走向世界。纵观历史,有陶的初期,是先有生活陶,后才有工艺,工序,文化陶瓷。紫陶阁:www.zitaoge.cn。咋个以前会有很多窑口?因为交通,信息闭塞,物流滞后,建窑口,就是要满足本土人民的生活需要。包括建水陶,初始也是生活陶。几年来,浪鬼一直在思索着这些问题。他想在生活陶的领域里站起来,为做陶另辟生存空间。

云南是个资源大省,漫山的植物郁郁葱葱,若开发利用,就能造出地方特色产品。浪鬼要开发的是稻草釉和竹灰釉,山上有许许多多的茅草,这是得天独厚的资源,竹林竹海在云南也随处可见,把这些天然的用到陶土上,制作绿色产品,这样的产品提高到国内平台上,都是有竞争力的一张牌。浪鬼正在做着实验,做日常生活用品的实验,目前处于调整阶段。今后他努力的是,降低成本,成本是关键,贵,不能被大众接受。二是,如何设计造型臻美耐看多样的陶品。在这个方面,省外国外都很成熟了。2012年,浪鬼去日本考察,感触很深。那里的陶艺家思想开放,如做一只碗,都能自由发挥,既不让碗的功能丧失,也不让碗局限在装盐巴,辣子,盛汤盛饭上。不论圆形的方型的,或者抽象的,都造型可爱,实用并带艺术性。吃饭的时候,浪鬼用的是一只白泥的草灰釉的碗,在2018年昆明的南博会上,也有他生活陶的展品。作为一个陶人,一个生产者,整天对外人说我们的东西多好多好,却拿着别人的东西在用,不说忽悠这个词吧,也应该静下心来思考,是不是该有责任和担当。浪鬼要在生活陶的领域里站起来,此番走出去,任重而道远。

浪鬼不是一个简单的陶人,他铭记着一位老师的话:你去看自然界,有生命的东西都是柔的软的,比如水中的鱼。生活中的设计,活的东西不能用框框套住

浪鬼在做建水陶的路上,不断地把渠道拓宽,他玩器型,做到外面的暴狂里面的细致。做柴烧,陶器上留下烈火的痕迹,斑斓又显金属感。现在他又专心于绿色生活陶的实验。

创作无止境,一条绿色通道向前铺开。

浪鬼,本名肖春魁。云南建水人。一个近来在建水陶艺界初展头角的年轻人,酷爱工艺美术设计制作的他,在经历了玻璃刻花、皮鞋设计制作工艺的探索后,最后在建水陶----这个泥巴的工艺里找到了展示自己天赋的天地。

1993年进入中等美术学校学习绘画;

1995年开始接触雕塑;

1996年,他跟随建水制陶名师马成林学习陶艺。从拉坯开始一步一步学习制作,他不但努力学习、继承建水陶传统工艺制作,尤在器型设计方面勤奋钻研,掌握了一种特技制作技能,在建水陶的壶艺园地中,他制作的壶独具特色,每件都是不可多得的艺术品;

2000年考入云南艺术学院学习,以后一直从事雕塑和建水陶创作;

2005年自设陶坊塑创竹子、树桩、荷叶等手捏壶。对陶土有深厚感情,悟性颇高,有独特的工艺风格。其作品擅长于以自然物象,如竹子、荷叶、树桩等为泥玩元素,在万象中以一知十,具有独特的工艺风格,被誉为“建水陶的独行者”;

获奖经历 

    2010年8月云南省第四届“工美杯”,作品《老树情结》手捏壶获铜奖; 

    2010年9月“云南省陶艺名家作品邀请展暨第四届‘向逢春’杯”建水紫陶大赛,作品《残荷》供春壶获银奖; 

    2011年11云南省首届陶瓷艺术作品大奖赛,作品《苍梧》(16件套茶具)获银奖; 

    2012年7月云南第二届陶瓷艺术作品大奖赛,作品《焚心》手捏壶获金奖; 

    2012年8月云南省第六届“工美杯”,作品《地老天荒》供春壶获银奖; 

    2012年9月中国国际旅游产业博览会“旅游文化作品大奖赛”,作品《玄武》提梁壶获金奖。

建水紫陶何广彬
紫陶名人堂阁主   阅读量:206
建水紫陶名人徐荣洪
紫陶名人堂阁主   阅读量:151
建水紫陶毛公窑毛嘉和介绍及紫陶作品
紫陶名人堂阁主   阅读量:186
建水紫陶李俊介绍及紫陶作品
紫陶名人堂阁主   阅读量:103
建水紫陶柴烧工艺大师—王宗兴
紫陶名人堂阁主   阅读量:306
建水紫陶杨鹏-上上陶主创
紫陶名人堂阁主   阅读量:88
向进兴作品及价格
紫陶名人堂张存鲜   阅读量:83
浪鬼柴烧有收藏价值吗
紫陶名人堂阁主   阅读量:109
建水孔凡庚及紫陶作品欣赏
紫陶名人堂张存鲜   阅读量:114
豆进贵介绍及紫陶作品欣赏
紫陶名人堂张存鲜   阅读量:100

网站名称:紫陶阁

备案号:滇ICP备14005210号-3

联系我们 :微信号(zitaoge888)

移动版本:http://m.zitaoge.cn/

滇公网安备53010202000880号